从玩家到店家再到专家要多久?也就20年而已
2018-02-25 15:55:38   来源:奕歌汽车音响    点击:

但凡对音响品质有追求的人,对音乐也是情有独钟。

音乐是什么?可以是精神层面的艺术,也可以仅仅是那几张CD或者一直单曲循环的那首歌。无论如何,我们都从中得到了放松、释放,或者想起了过去的往事。为我们所听所爱,这就够了。

而音响是为音乐服务的,这背后又有很多能人巧匠造出音响器材,也有一些人从中挑选、探索,试图让音响尽可能发挥原来的品质。





01 十年只成玩家,二十年熬成“疯子”


1997年,彪哥从一家倒闭的音响厂买来一套音响,那时正是香港乐坛的鼎盛时期,张学友、beyond、刘德华、王菲等歌星的声音第一次从家中传出,邻里也闻声来听歌,这是他第一次打开了家庭音响这扇大门。

彪哥对音乐越痴迷,他的耳朵就越挑剔。在1999年,他第一次入手了丹拿,那时音乐一响,他闭上眼仿佛看得见音乐——时而看到了骑着摩托车疾速驰骋的自己,时而看到顽皮跳脱的自己,时而又看到那个穿着白衫牛仔等待喜欢的姑娘的自己。原来好音质有这么大的魔力,他已沉醉其中。于是,他又花了60万买了一套音响,朋友不解:“你疯了啊,这钱可以买一套房子了。”

但在彪哥看来,一套好音响带来的愉悦并不是一套房子能比拟的。如果要给所有的不可思议一个答案,那只有一句话——千金难买我喜欢。

在那个互联网还不发达的时代,彪哥只能通过看书去学习有关音响的专业知识。有时看到写得精彩的,又恨不得揪出作者,和他谈个昏天暗地。有一年搬家,书实在太多搬不走,就几毛钱论斤卖,那一屋子的书居然卖了几千块,可以抵当时给父母一个月的生活费。

将近十年的探索,他第一次亲手组装了一套音响,即使当时资深玩家都说“这声音可以了”,但在他看来,还差一点。就是为了这一点,他又开始潜水在各大专业论坛、交流群,向台湾、香港以及海外的玩家学习,这一下又是两年。

也许很少人会在一件事上坚持20年,但是在彪哥看来,他是一个玩家,这一路都在玩,无论是音乐和还是音响都带给他极致的快乐。探索,是他这20年来的乐趣所在。





02 开汽车音响改装店,多了一个可以继续玩的地方


家庭音响其乐无穷,但彪哥也不满足只在家中享受,他想不如也将品质音乐搬到车上去,伴随着他一路驰骋。于是,彪哥去到一家店改装爱车音响,由于多年痴迷于家庭音响的优质声音中,他对声音要求很高。无论店家怎么改装,他都不满意,他们认为他是鸡蛋里挑刺。彪哥心想,既然别人实现不了我想要的品质音乐,何不如自己做呢?

于是,奕歌成立了。很偶然也很简单,一来找到他想要的声音,二来多一个可以继续玩音响的地方。当然挑战也大,他要做的是“汽车上的家庭音响”,很多人又认为这根本不可能。在他看来,在车上听张学友的演唱会,听贝多芬的交响乐,一定是一种绝美体验。




开店之后,彪哥的肩膀好像扛了两座山。因为在他看来,音响不是装给客户的,而是装给他自己的。之前只要让一个自己满意,现在就让要很多个自己满意。唯一不变的,是对品质近乎苛刻的要求,这已经成为用20年养成的习惯。

开店之初,他一直试验各种牌子的音响,有的是半年,有的是两三年。之后,他淘汰了二十多个牌子,对丹拿情有独钟,因为它的品质与可塑性。这一“折腾”,他花了近百万,即使在很多人眼中没必要,但如果可以忍受“得过且过”,彪哥大概也不会自己开店,那个花一套房子的钱买音响的“疯子”又回来了。





音响是基本,而技术就是让传出来的声音尽可能贴近音响的品质,也就是“还原现场”。然而,任何一个操作都会影响最终的音响效果,因此彪哥格外细心,哪怕是客户注意不到的细节。比如喇叭底座的安装,很多人的做法就是到批发市场买易用品,十来分钟就搞定。他呢,用的是进口的原木底座,师傅们手工打磨就要七八个小时,安装花上几个小时。而两者的区别,声音就是最好的答案。







几年过去了,熬夜到四五点已经成为了彪哥的家常。他有段时间很担心,如果自己倒下了,那我的父母跟老婆孩子怎么办?做完体检,医生说只是有点睡眠不足,他很庆幸。在彪哥看来,正是因为从事汽车音响是他所喜欢的,让他时常保持着快乐,无形之中也会形成一股能量,让身体趋利避害。


03 一不小心成为客户口中的“专家”,其实大家都是兄弟


奕歌店已是第五年,几年的时间彪哥当然还没玩够,结识了一帮兴趣相投的兄弟朋友,而他们也都是奕歌的客户。

这当中,有骨灰级发烧友,也有业余玩家。而彪哥最喜欢看的无非是他们在听改装后的音响所流露出的满意。那是很自然的,触动他们内心的还是音乐本身,而他只是尽可能让他们有种“身临其境”的感觉,有两个小故事与你分享:


周先生是一名羽毛球运动员,对汽车音响并没有概念,只是想改装。他有次对彪哥说:他媳妇听音乐听哭了,开车去吃饭哭,吃完再听还是哭,关了音响又很失落,媳妇感叹到——这音响怎么能这么揪心啊?周先生说完也就哈哈大笑起来。

林先生是瑞典皇家医学院博士,也是一个资深家庭音响玩家。跟彪哥就像儿时的玩伴,常常一起交流心得,有时一个电话就是几个小时,或是实践玩到夜半三更。当他的萨博车改装完毕,彪哥和他一起在车上试听效果,当听到“但愿人长久”这首歌时,他们一下子就泪如雨下,内心最柔软的情感释放得淋漓尽致,彪哥一直所说的如临现场也许便是如此。



无论是发烧友还是纯粹的音乐爱好者,在彪哥看来,都是玩家。玩在一起,有话一起聊就是兄弟,也无所谓老板与客户之分。有次彪哥在忙,回来店里喝茶的海哥帮忙冲茶接待到店的新朋友,海哥不仅茶泡得好,在汽车音响上也说得头头是道,新朋友都以为他就是老板了。但其实,海哥来店也就一个月,只是经常跟其他车友交流,也自然成为了“专家”了。

在奕歌朋友们看来,奕歌更像是一个让兄弟们交流和玩的俱乐部。大家有共同的话题,一聊就是没完没了,没有十泡好茶是不行的。有了他们,彪哥已经不是一个人,当然新来的朋友也不是一个人,因为他不用担心改得好不好,有一群过来人帮忙判断呢。





老朋友常来喝茶听歌,彪哥也常常跑各地,和朋友们出去玩都是先调音再痛快玩,这是他的习惯,因为责任。而且最主要的是,他们有一致的追求——汽车上的家庭音响。都是走在一块的人,一起做个折腾的“疯子”又如何!

相关搜索:丹拿音响玩家 广州奕歌 发烧友 郑陆彪先生

上一篇:品质与经典的追求兼备,汉兰达改装丹拿242汽车音响
下一篇:林先生的本田思域,丹拿272汽车音响改装

分享到: 收藏
丹拿案例